《星能玩家》[星能玩家] - 第兩百零七章 在萬米之上的高空

一輪巨大的明月懸空。倒是並不孤單,因為這片夜空中還有另外兩個發光體陪伴。
月下。
密林中,沈然穿着城市灰色作戰服,高纖維面料,有着多個魔術貼配置臂袋,手肘和膝蓋都有戰鬥護膝,大腿前側插了一把戰刀,此外還有一把手槍。
雖然年紀才剛過十六歲,不過勝在發育速度變態,沈然已是成年人的體型。這套作戰服都是標準的一米八身高的聯邦士兵。
「這是哪個大頭兵迷路了,從基地那邊出來了?」
後方跟着好些個人,都是阿姆斯特區駐地內的用戶。
羅永康自然也在其中,笑呵呵地諷刺。
本書~.@精華書閣首發:塔讀*小@說-APP&——免<費無廣告無彈窗,還能*@跟書友們一<起互動^。 他讓同伴手持拍攝設備,要全程記錄下這一幕。 反倒是作為當事者之一的李牧,他這會兒就像是一個社恐者。 偏偏朋友是個社牛,一副站在馬路上大喊「OKOK,全體目光向我看來」的樣子。李牧真是拉都拉不住沈然,現在已經是想鑽進地縫裡去了。 「哎?李牧呢?」 羅永康四處張望。 突然像是發現外星人一樣,指着遠方一道身影大聲道,「李牧你在那裡躲着幹什麼?」 這一嗓門,眾人立馬看去。 李牧頓時羞恥感襲來。自己離得已經夠遠的了,還是被發現了。 「看你的人今晚多有幹勁。」另一個人笑着說道,「牧少過來啊,給我們詳細介紹一下他,性格還挺好玩的。」 「就在那邊!」 塔讀@告^在線免。費閱&讀! 你要獵殺黑頭金雕就找個時間段去獵殺唄,莫名其妙要高調地宣傳一波, 搞得你自己好像是去討伐惡龍的勇士一樣。 在大家眼中,沈然更像是一個自嗨的唐吉可德。 月下,承天星原始的環境中,沈然帶着一眾看客在崇山峻岭間繞來繞去。 等過去了整整半個多小時後,人們漸漸意識到了不對勁。 「不是,哥們你到底是腦子抽風了還是怎麼?」 一個年輕男性直接沒好氣地沖沈然喊道,「你帶着大夥在這片地帶繞了快一個小時了吧,你不是說你發現了一個黑頭金雕的巢穴的嗎?」 「呼~」 陳高身邊,柳巧都氣喘吁吁了起來。 她抹了把額頭的香汗,捋頭髮,烏黑明亮的大眼睛充滿好奇地看着前方的沈然。 本書~.@精華書閣首發:塔讀*小@說-APP&——免<費無廣告無彈窗,還能*@跟書友們一<起互動^。 從和對方打交道的經歷看起來,柳巧感覺沈然不像是一個二貨啊。 「搞什麼鬼啊,大半夜不睡覺,帶着我們在山裡跑來跑去,這傢伙是一個小丑嗎?」許久都沒進入正題,不少想看熱鬧的用戶都發起了牢騷。 各種聲音進入李牧耳里,讓他拳頭攥緊了又鬆開,鬆開了又攥緊。 沈然現在是自己的人。 一舉一動丟的不僅是他一個人的臉,還有自己李牧的臉面! 李牧這時候都快升起委屈了,他在傳音機里對沈然壓抑着憤怒,說, 「沈然你是不是還嫌我在這裡不夠丟人?」 牧少你的心性還是得再磨磨啊... 沈然心道說,丟臉算什麼,某個傢伙今晚要丟的是命! 「我再找找。」 塔讀^小說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@線免<費閱<讀!>^>
沈然繼續裝傻充愣,「奇怪,我記得明明是在這附近的啊。」
「哈哈哈!」人群中傳開毫不掩飾的大笑聲,是羅永康那傢伙發出來的,異常刺耳。
「我就知道是這樣。」
羅永康忽然一拍同伴的腦袋,叫道,「別只拍那傢伙,拍拍我們大名鼎鼎的牧少。」
攝像頭立馬調轉,對準了這會兒臉色黑得可怕的李牧。
若是有心人仔細觀察便會發現,李牧的右手這會兒正在輕微的顫抖。
他此時在進行一個艱難的抉擇,
要麼是自己現在出手去把沈然抓走今晚就扛起行李回火城,要麼還是自己現在直接走人。兩個念頭就像是兩個騎士在李牧的腦子裡打架。
「哦我想起來了!是這邊!肯定是這裡!」
突然,沈然一驚一乍,又扭頭朝樹林的一方鑽去。
站點:塔^讀小說,歡迎下載-^
這個時候,其實已經有少部分人失去了興緻,沒心情和時間陪沈然尋找他幻想中存在的「大風車」,也就是那頭黑頭金雕。他們選擇了回駐地。
「我還不想回去。雖然說不上來為什麼,但我總感覺他不是大家想的那種人。」
柳巧搖頭,沒有選擇和身邊幾個人回去。
她心房中充斥着一種莫名的預感。
對方說不定是故意這樣裝怪,今晚真的會找到那頭如戰鬥機般碩大的黑頭金雕,並且一人一刀將其斬殺,在巨大的反差中,創造出一個不小的奇蹟。
其實,柳巧是很羨慕沈然的。因為她知道對方也不是這個圈子裡的上層階級,對方和自己一樣,也是一個不同於世家子弟的「野生用戶」。
為什麼對方就敢如此高調行事,吸引大家的目光?並且連那些充滿惡意的嘲笑聲也絲毫影響不了對方的背影?
……
就在沈然拿自己的臉面消磨大家的興緻與時間之時。
承天基地中。
塔讀小說,無廣>告^在線免。費閱&讀!
那扇彷彿神話故事裏的天庭巨門,突然打開,在溢出來的藍色光芒中,一道人身走出。
這是不被記錄進入系統的一次通行。
也就是說,除了在場的兩名高級工程師以及一名聯邦軍隊里的上校以外,誰也不會知道有林承德這麼一個人,在今晚來到了承天星。
在林承德走出這個基地時,那位中年將領將一個便攜式口罩呼吸機遞給林承德。
「謝謝。」
林承德接過,禮貌地道謝。
他將那個呼吸機戴在口上。
一雙比夜色還要深沉的眸子,凝望着這片美麗且狂野的森林生態環境。
「真美。」林承德不是第一次來人類的邊界,但他的心情與第一次來到這顆星球上的沈然一樣。
只是,在看

猜你喜歡